<var id="wmatd"></var>
  • <font id="wmatd"></font>

        當前位置 : 家政公司- 盛世芙蓉搬家公司電話附近 - 三元保姆多少錢一月

        和順嘉苑老人護理

        發布時間:2024-05-29 18:31:50] 閱讀:[042664]次 作者:婁底家政公司

        婁底家政 時刻準備等你約 15173816567

        點擊上方藍字“青年文摘”

        右上角“...”點選“設為星標”

        添加標 不再錯過推送

        每天 8點 12點 20點 不見不散~

        作者:仙草

        來源:我要WhatYouNeed

        ID:newWhatYouNeed



        這是我第五次搬家,也是我第五次接受一臺小風扇的拷問:


        “你舍得扔掉我嗎?”

        “你想清楚,我可是和他有關系的唯一物件了?!?/p>

         “扔掉我,你會后悔的?!?/p>


        前四次,我都經不住拷問,把這臺隨我遷徙的笨重風扇帶在身邊。


        但這一次,我要從一個11平方米的房間搬進一個8平方米的房間,我必須最大程度地丟掉一些東西了。


        我同事Blake曾經在文章里寫過,他現在喜歡買一些和他“無冤無仇”的東西,丟起來也沒有負擔。


        我一邊收拾房間,一邊環顧四周,天哪,大部分物品都和我有一些冤仇、一些緣分,一次次阻止了我做出丟掉的動作。


        不止我一個,今晚,我和我急需丟掉一些物品的朋友們,需要你們的幫助。


        關于這些有冤有仇的物品,你們可以幫我決定,要不要丟掉嗎?



        一枚機場書店購入的印章

        和一份重逢的幻想


        這枚姓氏印章,是三年前在南京祿口機場的書店里買的。


        當時,我和一起出差的同事們站在一排印章前面,他們都有可以贈送的對象,但我腦袋一空,心想,不行,我也得挑一個可以送出的“姓”才行。


        于是,我挑了大學時短暫交往過的男生的“姓”,那時,我們已經年沒有見過面了。


        人類對重逢總抱有一些不切實際的幻想,仿佛只要活得足夠久,誰都不說話,見面的機會就會憑空出現。


        六年過去了,他近況如何我都不清楚了,我還要用0.005平方米來存放這份幻想嗎?



        兩個低廉的架子

        和一種讓我羞恥的本能


        雖然離家很久了,但是我的身體里還保留著一種“省省錢,不用買太好”的消費記憶。


        3塊的拖鞋,9塊9的紙巾,還有這個5塊錢的塑料置物架,放在桌子上,又輕巧,又搖晃。我甚至還買了兩個,疊在一起,像我的自信心一樣不穩定。


        而當我猶豫要不要帶到新家時,我突然覺得有些恐怖。明明我舍得吃一頓100塊錢的飯,卻舍不得買一個40塊錢的置物架。


        一種像口香糖一樣的窘迫,緊緊粘在一些習慣上。


        好想狠狠丟掉。



        一份菜譜

        和一些共同生活的痕跡


        一年多前,我的前室友要離開廣州。


        我硬是讓她把做過的好吃羅宋湯的菜譜寫下來,貼在冰箱上。這樣,就算在我居住的空間里,留下一些我們曾共同生活的痕跡。


        她當時就笑我,一定不會真的去做。


        人真是奇怪,面對無法挽留的人,反而會選擇把對方留下的痕跡加重。前室友走了以后,我把這份菜譜貼在冰箱最顯眼的地方。我住在一個她沒住過的房子里,但印下一部分她的痕跡。


        這次,又要再搬家了,一份菜譜,真的很難打包。


        我是不是要允許一些人,從我的生活里徹底離開?我已經留足一年來懷念我們曾經的快樂時光了,現在,對這段關系的哀悼期,應該可以結束了吧。



        一雙球鞋

        和一段長達三年的愧疚期


        一雙曾經喜歡的人從澳大利亞帶回來的AJ鞋,但大半碼,你會留多久呢?


        其實,擁有它第六個月的時候,腳掌因為不合適被磨出水泡的時候,我就想丟掉它了。


        可是,冒出“丟掉”的念頭的時候,我又迅速地扼殺掉,我腦海里的畫面是,對方專門在一個下午,為了這雙AJ,逛了很多家商場,用心地挑選了很久,又很不容易地從國外給我帶回來。想丟掉,我也太殘忍了吧,好愧疚。


        我只好每搬一次家,就在不大的鞋柜里,找一個最大的地方供奉這份愧疚。


        好多年過去了,我又擁有了其他的鞋,我想我的愧疚期可以結束了。



        一個中獎的樂高

        和一份貸款戀愛禮物


        兩年前,我在年會抽到一個樂高玩具,價值500塊錢。樂高這種東西,我真的連打開它的興趣都沒有。


        可是,當我的同事問我要不要低價賣給他的時候,我又猶豫了。


        心想,要是我以后談戀愛,我就可以作為第一個禮物送出去了。


        結果兩年了,比起禮物,它更像一個詛咒一樣,積了厚厚的灰。樂高應該很傷心吧。


        我決定馬上把它送給喜歡的朋友。它不該等兩年,才去到它該去的地方。



        對物品的不滿

        只有0次和無數次


        室友舉著一套裙子,和我說:“我要把它扔掉?!?/p>


        我很驚訝,因為就在前一天,她還穿著去上班,我還夸它好看。


        但她卻說:我對它已經冒出了不滿,既然這樣,就扔掉好了。


        我更驚訝了,因為從不滿到扔掉之間,她并沒有給這件衣服任何機會。


        我也有一條一穿上就會冒出不滿的衣服,它穿上去像一條睡裙,但真正做睡裙,又是不舒服的。


        “再給一段觀察期看看?!?/p>


        兩個夏天過去了,在這段漫長的觀察期里,我反反復復經歷著“穿上它試試”—“這也太像睡裙了”“再觀察看看”的過程。


        是不是對一件物品的不滿,只有0次和無數次?



        不扔,是為30年的自己

        留一份朋友圈素材?


        曾經在網上看到過,判斷內褲需不需要扔的依據——想象如果你突然進醫院了,你愿不愿意被醫生看到這條內褲。


        前不久,Blake也分享過一個“遺物整理法則”,要按照離世后不給別人添麻煩的準則,來整理自己的物品。


        而我,也有一個決定“扔不扔”某個物品的法則,那就是“朋友圈素材法”。


        我總喜歡以“紀念”的理由,保留下各種紙質票據,有時候是和男朋友去電動城玩游戲的小票,有時候是某一次出門旅游的船票。


        搬家時,看著這沓“紀念的意義”,卻有些頭疼。


        我問了自己一個問題:這里面的哪張紙,是你30年后看到會發朋友圈的呢?


        最后,我留下了一張2019年求的簽,當時那個師父讓我不用著急我的姻緣,好好工作,老板會給我介紹。(盡管現在的男友并不是老板給我介紹的)


        30年后的我,說不定生活里有意思的事情不多了,這張紙就留著給她發朋友圈吧。




        寫在最后


        想起那天搬家,我把軟木板上貼著的照片一一撕下來,才發現,沒有被照片覆蓋著的地方褪色了,木板上明顯留下了一張張照片的痕跡。


        這意味著我過去四次搬家,每一次把照片摘下來,又都原封不動地把它們復原。


        而這些照片里,有年前的畢業照,有幾乎不聯系的舊朋友,有五年前的旅游照,還有沒戴牙套前的照片。


        新的我,新的我的生活,并不在這塊木板上。


        是我對這些過去太在意了嗎?好像也不是,只是不去整理,也就不需要告別。


        我們偷懶地生活在一個不斷堆積起更多物品的空間里,只覺擁擠,不做改變。


        我摘下穿著學士服的照片時,感嘆著四年過去了?;叵肫饋?,畢業到現在,我幾乎一股腦兒地奔著“我想要什么”的問題去生活,用眾多裝飾物,形成一個半新的自己。


        物欲雖然不強,但卻十分奉承“自我滿足”這件事。


        等到搬家前整理物品,我才發現,我的欲望生長著的同時,那些舊的、過期的、不再具備吸引力的欲望堆疊在角落里。


        也意識到,扔東西需要的勇氣,遠遠比買東西要多得多。


        我要厘清的冤仇物品們,大概還有許多許多。


        你呢,你的,是時候開始厘清了嗎?



        ▽ 點擊閱讀熱門文章 ▽


        -->

        免責聲明:本網站內容分原創和轉載兩部分,轉載內容均注明出處,轉載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贊成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真實性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聯系我們處理http://www.yinshengdz.com。

        综合久久久久综合网站_免费在线观看流畅AV网址_2020亚洲精品无码_97久久久久久久极品

        <var id="wmatd"></var>
      1. <font id="wmatd"></fon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