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wmatd"></var>
  • <font id="wmatd"></font>

        當前位置 : 家政公司- 婁星區附近24小時搬家公司電話 - 金谷市場哪里有保潔阿姨

        走馬街鎮紅白喜事酒席

        發布時間:2024-05-29 18:28:21] 閱讀:[682660]次 作者:婁底家政公司

        婁底家政 時刻準備等你約 15173816567

        ▲ 2023年4月8日,第三屆家政工藝術節,《分·身》演出劇照。(李潤筠 / 圖)


        全文共5651字,閱讀大約需要13分鐘
        • 雇主家老人生病,偏偏高冬梅自己的兒子也需要做個小手術。她愧疚于當時的取舍,作為母親,她什么也沒做。


        • 王淑華形容自己是情緒垃圾桶,盛裝著雇主的高興與煩惱,但不能往外倒。她關掉感官,左耳進右耳出,干完活便悄悄消失。


        • 等到雇主的兩個孩子睡下,所有的燈都關掉,羅雪芳戴上耳機,光腳在地上舞動,沒有聲響,沒有人知道。


        本文首發于南方周末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

        文|南方周末記者 劉怡仙
        責任編輯|譚暢

        家政阿姨高冬梅突然分不清電視和人的聲音。那是2015年,她剛到北京,因為普通話不好做了半年的“啞巴”。

        高冬梅的老家在山西運城,春夏秋都在地里干活,種小麥、蘋果、中藥材半夏。冬天沒活,在家做布鞋、衣服,一些婦女拿著鞋底子聚在一塊邊做邊聊。

        高冬梅不喜熱鬧,于是常與電視為伴。來到北京,突然聽雇主一家人在客廳說普通話,她還以為是電視里傳出的聲音:“腦子一愣,哦,這是真人在說話?!?/span>

        這成了北京第三屆家政工藝術節舞蹈《分·身》的開場。電視與客廳的設定沒有了,簡化成一片布谷聲、口哨聲,此起彼伏。臺上的家政阿姨穿著白色便服,繞圈念白:

        “跟你說話呢,怎么不回答呢?”

        “我沒聽見?!?/span>

        “我以為電視的聲音?!?/span>

        2023年4月8日,《分·身》完成首演。一年多以前,專注于家政工群體賦能服務的公益組織北京鴻雁社工服務中心(以下簡稱鴻雁)邀請一群從事家政服務的女性,和藝術家們一起創作了這部舞蹈。

        “家政工不會止步于廚房一隅,她們在舞臺上同樣熠熠生輝?!兵櫻銓Α斗帧ど怼返慕榻B文章中這樣寫道。舞蹈融入了家政女工們的工作日常和生命體驗,她們既是表演者,也是創作者。

        1

        身體,舞蹈,勞動

        《分·身》不是傳統意義上的舞蹈,而是“身體劇場”。

        鴻雁2017年發起的第一屆家政工藝術節以影像為主,100雙家政工的雙手被拍攝下來,在北京的畫廊公開展映;觀眾從捏餃子的手、攥抹布的手、托著嬰兒的手上看到家政工的日常勞作。第二屆則以詩歌為載體,讓觀眾聽到家政工的聲音。

        到了第三屆,組織者選擇了身體劇場,希望家政工們用身體舞動在劇場里表達自我。

        什么是身體劇場?一開始家政工們也不懂,好奇,有三十多人報名嘗試。為了“打開家政女工的身體”,《分·身》的導演廖書藝采用接觸即興的形式,讓報名者們在地上滾動、擁抱、對望。

        廖書藝是一位倡導接觸即興的專業舞者,此前的演出更多在美術館里進行。這種后現代舞蹈形式通過身體接觸,兩個身體共用一個重心去搖擺、滾動、飛舞。家政阿姨們看著覺得有些怪,距離她們的日常生活有些遠。

        “為什么在地上滾來滾去”“沒意思,哪有廣場舞有勁兒”“不會舞蹈,不懂藝術”……報名的家政阿姨們紛紛發表意見。

        鴻雁原來組建過一支家政工文藝隊,過去家政工藝術節的節目大都由她們組織參與,王淑華便是其中一員。她說自己并未被這種新鮮形式吸引,但因為自己是文藝隊的,還是堅持練練。

        其他家政阿姨們則全憑心情,有的說一聲“我有點事”,拎包就走了。到了2021年10月開始排練的那個下午,三十余人只剩下十多個。

        但那天廖書藝觀察到,家政阿姨很快能進入即興狀態,在地上摸爬滾打顯得很自然。她曾帶領不少都市白領們練習接觸即興,他們的身體邊界更為清晰,彼此隔離、疏遠,有時到練習結束才終于打開一個口子,看到一點點情感的流動。

        其實,剛開始身體接觸,阿姨們也極不自在。高冬梅會繞著走,到邊緣去,盡量不碰到別人??墒橇螘囍鲃优鲇|她,挨在一起,讓她感受到身體的柔軟和溫度,陌生感一點一點被打破了。

        去過幾次后,王淑華在家政工彼此背靠背、相互支撐的動作里,找到一種“抱團取暖”的感覺。陌生的姐妹們介紹完以后,互相摟在一起,好像突然變得熟悉和親密,不再尷尬,“你瞅瞅我,我瞅瞅你,倆人都笑了”。

        2023年4月8日,家政工們在演出候場時即興舞動。 (李潤筠 / 圖)

        河南駐馬店來的家政阿姨張東紅喜歡對望,她覺得透過眼睛這扇“窗戶”能看到許多,比如家政工作中極力掩飾的無奈。

        在雇主家里,她們習慣躲到廁所、廚房,捏著嗓子說話。而鴻雁的排練場所設在地下室里,嬰兒爬行墊拼接起來鋪滿地板,略顯昏暗的燈光,造就了一個小而溫馨的空間,她們在這里可以放聲歡笑,不怕擾民,也可以大膽擁抱、釋放情緒。

        舞蹈中的許多動作慢慢成形,打雞蛋、拖地、哄孩子,各種家政工勞作的場景通過身體舞動重現。

        這也是“分身”之名的來源。家政阿姨在雇主家要分身做很多事情——背上哄著孩子,手在廚房做飯,同時留心聽陽臺上洗衣機的動靜。后來,有觀眾說,在那些像洗衣機一樣瘋狂甩動的手勢里看到了勞動帶來的異化感。

        2

        隱形的人,封閉的感官

        排練《分·身》,變數最大的是阿姨們的時間。

        家政工的時間不屬于自己,什么時候休息要看雇主的要求。在這一戶人家工作,每周六放假,換到另一戶則是周日休息。新冠疫情影響最大的時候,還得擔心是否會被封控在雇主家?!拔夷菚r候每天就在關注每個人的情況,誰能來誰不能?!鳖伨S旭作為《分·身》的制作人一度焦慮不已。

        可她還是充分尊重阿姨們的自主決策。她在微信群里和大家商議,排練請假是否要經群里的人同意,是否可以另找時間彌補等。

        排練也沒有完全按照傳統的劇場規則進行,如果某個段落不想被呈現出來,演員可以表示拒絕。

        正因為這樣的尊重,家政阿姨們意識到,這是她們自己的演出。排練一般安排在周末,家政工從城市的各個角落,乘坐各樣交通工具來到鴻雁。羅雪芳從北京南面的雇主家到東四環,需要乘坐3小時公交車,排練4個小時后,再坐3小時公交車回去。

        2022年春天到來時,練習搬到了戶外。阿姨們兩兩成對,其中一人閉上雙眼,由另一人牽引著,去觸摸植物花草,感受春天。

        2022年4月,北京望京公園,家政工在野餐墊上舞動。 (揭小鳳 / 圖)

        這對于許多阿姨而言是難得的體驗。王淑華說,家政工在別人家里當住家保姆,必須做到“隱形”。她的雇主家近260平方米,五間臥室,四間衛生間,王淑華每天打掃屋子、熨燙衣服、做早晚兩頓飯,工作“還算輕松”。

        可是,雇主也會有情緒不佳的時候,兩口子吵架了,許多事情便看不順眼,就抱怨“今天的菜咋整的”。王淑華形容自己是雇主的情緒垃圾桶,盛裝著雇主的高興與煩惱,但不能往外倒,“誰愿意自己家的事往外說”。她關掉了自己的感官,左耳進右耳出,干完活便悄悄消失,退回到自己的房間。

        家政工身處別人的屋檐下,許多邊界都是模糊的,沒有人明確告知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。但有的界限又極為清晰。雇主家買了名貴的水果,邀請王淑華嘗嘗,她只吃一點,絕不多吃?!澳侨思乙话俣鄩K錢一斤的進口櫻桃,你能咔咔吃掉半斤嗎?”王淑華有著對自己職業的認知,什么東西淺嘗輒止,既不拂雇主的好意又不至于招人厭。

        后來王淑華發現,在一戶人家做得久的家政姐妹,幾乎都遵循這樣的規則。她說不清類似經驗從何而來,但記得雇主家里偶爾來了客人,會聽到他們抱怨自己的住家保姆太愛說話,要“炒了她的魷魚”。

        屬于阿姨們的私人領地,往往在夜晚出現。晚上九十點后,羅雪芳獲準擁有一小時的運動時間,她關上房門,做一小段瑜伽或跟著網上的視頻學一段舞蹈。2023年換了雇主,她不再擁有自己的房間,只能等到雇主的兩個孩子睡下,所有的燈都關掉,她戴上耳機,光腳在地上舞動,沒有聲響,沒有人知道。

        阿姨張東紅愛好寫作。突然來了靈感,她就拿起手機躲進雇主家的衛生間或廚房,用微信語音錄下來,等有時間了再敲進電腦。

        但她們的私人領地無比脆弱。高冬梅曾在一戶人家里做住家保姆,某天外出回來已是晚上九十點鐘,她匆匆擦了一遍桌椅便睡下了。次日雇主問她,“高姐,你擦桌子怎么那么隨意,桌上放有東西都沒拿起來再擦呢?!备叨吠蝗灰庾R到,自己正被監控死死地盯著,無論日夜。

        這些事瑣碎,難以找人傾訴。王淑華愛跟狗說心事,“它也不會說出去”。雇主養的狗十三歲了,正是老年,日常需要吃五種營養藥,還要給它梳頭發、扎辮子,每周洗一次澡。雇主一家出國半年,王淑華全部的工作就是照顧這只狗。

        王淑華跟自己家里的丈夫吵架,躺在雇主家的床上抹淚。小狗進來,靠在王淑華的胳膊上,眼睛盯著她,直到王淑華到衛生間洗臉,“它知道你沒事了才走”。

        在鴻雁的舞動訓練中,阿姨們長期封閉的感官要再次被打開?!跋胂笮睦餄M滿的一杯水,倒到另一個人心里”,跟隨著廖書藝的引導語,她們即興做動作。有時候是兩人背靠背,輪換著背起對方,這需要彼此信任,相信自己會被穩穩地托住。

        3

        居所里的困窘與撕裂

        導演《分·身》是廖書藝第一次接觸家政女工群體。根據商務部測算,2021年,中國家政服務業從業人員達到3760萬。這一行里農村女性居多,她們背井離鄉,深入城市住宅,為都市人解決養育孩子、護理老人等難題。

        但她們自己的困境,往往不被看見。一開始,廖書藝不知從何入手理解她們。她大量翻看鴻雁以前的通訊錄,看家政女工們的口述史,希望從中找到蛛絲馬跡。在那些個人講述的故事里,廖書藝對“居所”的概念產生了興趣。

        家政女工剛來北京,大都在家政公司打地鋪。一張墊子,一床被褥,便是許多家政工在繁華都市的第一個居所。

        2019年,王淑華剛來北京做家政。二十多天里,她在家政公司打地鋪等活。家政公司沒有多余的臥室,日常辦公的客廳十多平方米,要睡下28個人。人挨著人躺下,一直到廁所門口,都沒有下腳的地方。

        上戶工作前,有的家政工會特地找家賓館,好好地洗一次澡。下戶后,再次來到家政公司過渡。

        對于住家保姆而言,居所是流動的。有些家政工到了雇主家,也被安排睡在陽臺上、客廳里,沒有自己的空間。在《分·身》里有一句臺詞描述這樣的窘境,“她在冰窖一樣的陽臺住了一個冬天”。

        居所里還有許多難以啟齒的秘密。曾有家政女工接受采訪時提到在雇主家里遇到性騷擾,倉皇而逃。

        演出謝幕后,家政工們緊緊相擁。 (丁沁 / 圖)

        視頻導演戴曉璐接到過一個以家政女工為原型的劇本創作工作,特意到鴻雁了解她們的日常生活,后來成了鴻雁的志愿者。在家政工藝術節的籌備過程中,她幫助收集阿姨們的故事以提供創作靈感。

        在家政工平靜的講述里,她感到某種巨大的撕裂感。居所可以給人提供溫暖與安全,同時竟也可以密不透風、令人窒息。有位女雇主當著家政工的面給小孩跪下,“求你好好學習”。敏感的家政工感受到這一做法中包含著對她的指責——“你沒有看顧好小孩?!?/span>

        戴曉璐震驚于家政工需要付出的情緒勞動。在那樣的沖擊下,那位家政工仍要想辦法安撫大人小孩,維持平衡。戴曉璐想象著將自己放入家政工們的處境中,“我會被折斷的”。

        她在傾聽阿姨們的講述、嘗試理解她們的處境時,想起了契訶夫的描述:知識分子偶然遭受一兩次痛苦,便會覺得這個刺激過于強烈,便會大叫起來;而更廣大的群眾到了過于痛苦的時候,反而只吹一聲口哨。

        4

        與家離別

        擁抱,分開,換一個角度再擁抱……排練《分·身》時,高冬梅在一次循環往復的擁抱練習中,忽然想起自己與孩子的分離。

        2015年夏天,北京雇主家老人生病,偏偏她自己的15歲兒子也需要做個小手術。她很想回運城陪孩子,但她走了,老人便無人照顧。

        高冬梅留了下來。得知她的取舍,老人很感動,高冬梅當時卻異常平靜,似乎沒什么可說的。

        直至2022年《分·身》排練時,拼命掩蓋的情感忽然被喚醒。幾次擁抱后,高冬梅哭至失聲。她的內心藏著對兒子深深的愧疚,她總想起兒子獨自捱過手術后恢復期,作為母親,她卻什么也沒做。

        實際上,她一直記掛著家里的事。老人什么時候該探訪,孩子的學費該交多少,丈夫的衣服怎么搭配……人漂泊在北京,心里常想著運城。2023年“五一”假期,她抽空回去裝修新房、參加鄰里婚禮。

        每個家政阿姨都體會過這種分離與牽掛。她們既無法安心陪伴在家人身邊,又無法安穩寄身在雇主家里。

        張東紅到北京干家政有二十多年了。她說起因是丈夫不顧家,與之相處不愉快,她以從家鄉出走作為反抗。

        剛開始如獲新生。有位雇主是作家,張東紅看過對方的小說后寫了一篇讀后感去請教。雇主夸獎 “小張有文學天賦”,張東紅頗受鼓舞。但一個月后,上初中的兒子在家打架了,她不得不匆匆趕回去處理。

        還有一回兒子上高中,她也回家陪讀一年。她是家政工,同時也是母親、妻子、愛寫作的張東紅。她在不同的身份里徘徊了二十多年。

        成為育兒嫂以后,羅雪芳才知道過往照顧兒子有多虧欠。城里孩子上鋼琴課、羽毛球課,父母陪著一起學。她只給自己的孩子報了“小飯桌”——中午沒人做飯的時候能到那兒吃上熱飯。

        那時她還在老家山西大同的打印店工作,每天十幾個小時對著電腦干活,早出晚歸,見不到孩子。到北京做家政后,為了省錢省時,她回家選擇凌晨的綠皮火車,晚上十點多到火車站,次日早上八點多抵達大同,能在家多待上半天??珊⒆哟藭r已上大學,再后來是工作,有些東西似乎難以彌補了。

        高冬梅和兒子分別的經歷,經過提煉后被放入《分·身》??筛叨肥冀K無法演繹自己的故事,臺詞里那一聲聲“我要走了”撕扯著她,讓她止不住地流淚。

        最后,這段離別的雙人舞交由羅雪芳和另一位阿姨演繹?!斗帧ど怼放啪氝^程中,不少家政阿姨會來鴻雁觀看,戴曉璐注意到,幾乎每一回都有阿姨被這段舞蹈打動落淚。

        廖書藝知道,演繹雙人舞的兩位阿姨也都經歷過揪心的離別,但她沒有問離別具體是如何發生的。令她感到震撼的,是兩人動作中的力量感,她們總是精準地擁抱在一起,就像兩塊磁鐵一樣。

        《分·身》演出劇照,家政工高冬梅和譚啟榮擁抱在一起。 (丁沁 / 圖)

        廖書藝不喜歡過于“重”的表達?!斗帧ど怼穭∏橹杏幸晃慌そ洑v家暴,從家中跑出,演員們繞圈喊話:“她能去哪兒呢?她沒有家了。她也不想回去了?!?/span>

        最后一句“她也不想回去了”,廖書藝的設計是帶著些許調皮與戲謔。因為故事的原型與家里人相處并不愉快,在外打工反而輕松自在。

        不過,最后演出時,負責念這句臺詞的演員大概受舞臺氛圍感染,改用沉重傷感的語調說:“她無家可歸了?!庇杏^眾看到這里,哭得一塌糊涂。

        《分·身》末尾,演員們演繹如何度過假期:紅色的野餐布往地上一鋪,她們順勢坐下來,“就像小孩一樣高興”。在廖書藝眼中,那是屬于家政阿姨的輕快時光,她們自由舞動,不需要過多地排練。

        其他人都在看:





        -->

        免責聲明:本網站內容分原創和轉載兩部分,轉載內容均注明出處,轉載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贊成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真實性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聯系我們處理http://www.yinshengdz.com。

        综合久久久久综合网站_免费在线观看流畅AV网址_2020亚洲精品无码_97久久久久久久极品

        <var id="wmatd"></var>
      1. <font id="wmatd"></fon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