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wmatd"></var>
  • <font id="wmatd"></font>

        當前位置 : 家政公司- 生態電力科技谷我附近的搬家公司 - 中甸·上河郡保潔上門服務怎么收費

        萬豪搬家公司24小時服務

        發布時間:2024-05-29 18:29:47] 閱讀:[561917]次 作者:婁底家政公司

        婁底家政 時刻準備等你約 15173816567

        ▲ 點擊藍字,設為星標,以防失聯

        每天一條獨家原創視頻

        今年春天,

        一群家政女工登上舞臺,

        跳了場酣暢淋漓,又極先鋒的舞蹈。

        舞美別具風格,

        從全國各地征集500件紅色衣物,

        包括衣服、圍巾、毯子、絲襪,

        象征月經和血液,

        也隱喻沖破世俗對底層勞動女性的成見。

        身體劇場呈現后現代的舞蹈形式“接觸即興”

        下圖攝影:李潤筠

        6月底,

        一條跟拍兩位參演身體劇場的家政大姐,

        從北京東辛店人均200的出租屋,

        到高檔酒店員工宿舍,

        她們從城市各角落出發,

        前往望京一間45m2的地下室,

        和來自五湖四海的家政姐妹相聚。

        北京東辛店住家阿姨牛會玲的出租屋

        這個故事講述時代流動下的家園,

        也關乎一個人,如何尋回她的尊嚴。
        撰文:陳沁
        《分·身》演出劇照(攝影:李潤筠)?

        內蒙人梅若記得,第一次密集接觸家政工群體,還是十幾年前。她去拍紀錄片,對象是40個家政女工。

        跟拍的過程里,DV機就架在真實的生活場域。夜晚無人入眠,鏡頭前,忽然湊上來一個“大頭”,對著機器傾訴感受:“現在是晚上11點,我剛搞完衛生,回到房間里”,梅若被那種真實感撼動了。

        在此之前,她的人生軌跡并不復雜。出生在內蒙古呼和浩特清水河縣,后來到北京念大學,她學法律,愛好廣泛,卻一直熱心公益。

        鴻雁辦公室的家政工影像照片墻
        ???

        拍家政工紀錄片那年,她已經結婚,有了孩子。她感到進入婚姻家庭后,女性想要獲得成長,阻力無處不在。即便自己獲得的社會資源,已經不算稀薄,但“還是如此難”。

        她將自己的生命體驗,平移到這個邊緣群體,意識到她們的處境更難想象。據統計,北京家政工從業人員,超過60萬。在整個中國,數據則是3700萬。其中,超過95%是女性。

        這個龐大的底層勞動女性群體,生活在城市,卻像隱形的存在。她們面臨的問題,還沒有在公共討論的語境中被真正地重視過。

        隨著老齡化、二胎開放,城市家庭照料的市場需求劇增。梅若篤信,在很長的周期里,家政工這個議題,都不會消失。
        攝影:丁沁???
        公益行業也有“賽道”。梅若花了很長時間,向別人論述,為何家政女工是弱勢群體?她把這個稱為“破題”。
        不像罕見病患者、流浪兒童和殘障人士,家政女工的權益不是緊迫的議題。在人們看來,尤其在北上廣深這些大城市,家政女工收入不菲,“照顧老人有5000,照顧孩子有7000、8000,月嫂甚至要上萬”,梅若說。
        但當一個女性,多數是從鄉村、縣城來到大城市,孤身一人,抑或舉家前往,再然后,原子化地進入到一個城市家庭里頭,她們的處境是復雜的。無論是主動,還是被動成為一名家政女工,背后的命運都稍顯沉重。

        家政大姐們在《分·身》登臺演出前(攝影:李潤筠???

        很少有人在這份職業里,體會到價值和尊嚴。而在一份可觀的收入背后,大多數人背負的經濟壓力,平常人很難想象。很多女性,是在突然遭遇家庭變故后,決定到城市里來。譬如,丈夫過世,父母生病。又或者,到了某個用錢的關口,孩子上學或結婚,賺來這些錢,大部分要寄回老家去,很少屬于她們自己。

        《分·身》排練中的李文麗(攝影:李潤筠)

        梅若記得最極致的一個故事。這里面,是一個流動女性普遍的隱忍和自我剝削。

        “一位住家阿姨,一個月幾乎不花錢,最多花到100塊,而周末即使休息一天都會有愧疚感,她覺得出來就是掙錢的,怎么可以去享受?”

        還有好些是被家暴出逃,到了城市,再也不要回去。2011年拍攝紀錄片時,梅若認識了一個東北大姐,丈夫酒后,把她的胳膊打斷三節,尾椎骨也被打斷。因為丈夫一喝醉酒就打她,后來她索性到北京街頭流浪,做了家政工。

        另一些,則是在養育孩子的周期,出來照料雇主的孩子。于是,城市遠方的另一個孩子,不得不在家鄉成為留守兒童。

        當然,還有這個群體始終在面臨的不確定性,“今天在這家做,明天會不會下戶,那明天住在哪里?”

        2014年,梅若開始做家政女工的調研。兩年后,她和一個朋友,成立公益組織“鴻雁社工服務中心”,她們租借一個空間,又把望京的一個地下室,變成主要的活動中心。

        在內蒙,有一首歌叫《鴻雁》。鴻雁靠遷徙越冬,聚集成數十、數百、甚至上千只的大群?!熬拖襁@些家政女工,要通過遷徙來賺取她們的生計?!?/span>

        前前后后,“鴻雁”聚集過三四千個家政工。一開始,這里像一個“訴苦”大本營,“因為大家都挺苦的”。也解決一些功能性的問題,比如,教初來城市的女性,如何使用手機導航,尋找就近免費的公園,以及一些法律援助。再往后,她們做綠色家政,也做家政女工藝術節。

        演出現場有近200名觀眾??
        上圖攝影:丁沁 下圖攝影:李潤筠?
        ?????
        4月初,在一個真正的劇場,17位家政女工登上舞臺,演出身體劇場作品《分·身》,這也促成了我們這次的拍攝。我們好奇的是,一個極具藝術感的舞臺背后的生命故事。
        在鏡頭前,當她們講起前半生,常提到“壓抑”。過去,那些苦悶與愁情,像溶洞底下翻涌的大河,心在翻轉,但無人知。而孤雁找到雁群,便有暫時棲息之地。

        她們也形容自己是“地丁花”,開在石縫,路邊,荒野,春天。

        ?????????
        6月底,北京接近40度。周六這天,家政工通常休息。
        五環外,崔各莊東辛店的早晨,沿街低矮商鋪與密集出租房里,生活快要蘇醒了。這里與望京CBD僅一墻之隔,卻呈現出另一種面貌。
        我們見到牛會玲,她50歲出頭,山西臨汾人,始終笑意盈盈。她帶我們穿過狹長巷弄,來到她租住的6m2的“家”。租金600塊,她和兩個姐妹合租下來,人均只要200塊。

        牛會玲在6m2的出租屋???
        平日相聚的機會很少,她是住家阿姨,只有周六才會過來,可以睡到自然醒,打扮打扮,吃個早飯,就坐公交前往望京。
        這個家僅容納一張床,還有一些換季衣物。床沿到門口的距離,幾近只有一步。但她在這里,有她的快意。她喜歡那扇小窗,通風,光能照進來。????????????????????

        高中畢業后,她就開始做鄉鎮小學老師,教語文和數學,一直持續27年。早些年,學校是寄宿制,她吃了好多年食堂,其實不太會做飯。但她熱愛和孩子相處,把很多愛都給了學生。

        在北京做住家阿姨后,她覺得這是自己的一個弱點,人生過了一半,重新開始學習廚藝。家政工是她的第二份工作,我們問她是否感到職業落差,她覺得自己的工作從來沒有低人一等。

        但來北京的第二份工作,是在一棟別墅里,工資開到8000塊,常被雇主“呼來喚去”,別墅有三層,一頓飯她要端著盤子上下跑三次,兩個月后她請辭,她要留住她的自尊。

        變故,是發生在丈夫生病那一年。丈夫病了幾年,每年都進搶救室,加上孩子結婚,家里早已入不敷出,欠下不少外債。她決定出來打工,用她的話來說,“把這個家撐起來”。

        很快,丈夫去世。人生最低谷的時候,她感到生命快要死去。北京城大得像一個荒野,她險些無法從中走出來?!傍櫻恪蓖凶×怂囊恍┩纯?,所以只要休息,她總往那里去。

        故事情節根據家政工姐妹被家暴經歷改編
        上圖攝影:丁沁

        她提到在身體劇場《分·身》里的一個故事,當家政工李文麗把自己的身體化身為一個衣架時,“我們所有人把衣服搭在她身上,一起說,‘你沒有家了,你能去哪兒’?”

        每當排練到這兒,她都泣不成聲,看到她哭,所有的姐妹都產生共鳴。漂泊在外,牛會玲自視為“無家可歸的人”??尥?,她們停下來互相擁抱,互相安慰,情緒平復后,再接著演。

        在望京45m2地下室里排練的這幾年,被迫停下的時刻總有發生,大家停下來抹掉眼淚,因為很多情節,完全來自真實的生命經驗。

        甚至,把打雞蛋、系圍裙、顛鍋、洗衣服,也搬上舞臺。宋廷會驚訝于這樣的表演,“自己當演員來表演自己的事兒”,這簡直是頭一遭兒,“如果沒有這樣的機會讓我們展現,我們永遠都是最邊緣化的?!?/span>

        宋廷會是重慶人,遠嫁到河北涿州,上午在一個酒店里做面點師,下午她做小時工,固定給一對小夫妻做晚飯。

        她把自己的打工生活切割成兩塊,穿上白色的廚師服,她有穩定的營生,工資有兩三千塊,住在有電梯、空調的宿舍,擁有保險。而脫下廚師服,她成為一個家政小時工,補貼一點家用。

        宋廷會下班后

        周末休息日,如果不去“鴻雁”,她就回到在南六環馬駒橋的出租屋,給家人做做飯。她是最早一批加入“鴻雁”的家政女工。七年間,她加入不少文藝小組,參加過三屆藝術節,寫下她從日常生活里得來的詩句。

        而在《分·身》里,她最喜歡的是譚啟容和羅雪芳的一段雙人舞。當她們相擁,并不得不告別的時刻,“我要走了”,這句臺詞總讓宋廷會產生撕心裂肺的感受。

        在舞臺上,呈現哄雇主孩子入睡時唱《小星星》的片段???

        她想起自己出來打工時,兒子才6歲。她一次次和父母、孩子告別,她認為這是一種“無奈地出走”。還有一段,是在舞臺上,大家唱起《小星星》。她想起小時候陪孩子,幾乎沒給他們唱過什么歌,如今唱起歌來,卻是在雇主家哄雇主的孩子入睡。

        家政女工的生活,似乎始終在面對一種分裂。大時代底下的流動女性,從鄉村來到城市,從一個家庭來到另一個家庭,身體的勞動帶來生計,卻也帶來身體與情感的分離。
        我是一個媽媽我有兩個娃娃?
        一個長在城市 霓虹閃閃車燈亮
        一個生在家鄉 星星點燈蛐蛐唱
        ……?
        啊 啊 我像一只鴻雁?

        飛越了南方北方 漂泊在人海茫茫

        《分·身》排練現場?

        《分·身》的排練極盡周折。

        雖然跨越三年之久,但排練其實只有36個周六,在第37個周六正式登臺演出。這期間,陸陸續續有人離開又回來。

        過去十年,身體工作者廖書藝,一直在和不同身份背景的人打交道。作為《分·身》的導演,她形容這次身體劇場的排練,“是在傳統的劇場排練中,無法想象的工作節奏?!?/span>

        導演廖書藝和家政大姐們排練中???????
        ??

        很多家政女工是流動的,最少的時候,只有三個人能來。這個過程里,羅雪芳始終堅持到場,即便往返排練,她要坐50站公交,花去至少5個小時。雇主家和排練室兩點一線,可疫情起伏的那一年,她也常常提心吊膽。

        疫情和家政的工作屬性,帶來太多不確定性。廖書藝覺得,整個創排過程就像“縫被子”。不能貪多,因為一周只能見一次,需要“一小點一小點慢慢積累下來”。

        攝影:丁沁??????
        “接觸即興”,作為后現代舞蹈的一種,強調在動態中感知身體間的對話,探索動作中的“共享時刻”,主張人人皆可舞。
        一開始,好多大姐不認為這是一種舞蹈。比如宋廷會覺得,舞蹈總歸是在電視上看到的,像民族舞、現代舞,她腦海里都有鮮明的畫面。而在地板上翻滾,身體糾纏在一起,就像退回到孩童時代,這怎么能算是跳舞?
        但廖書藝發現,這些家政大姐的身體質感非常好,很“接地”。過去她和白領一起跳舞,感知到她們身體的疏離,“因為長時間坐著,跟地板不太親密”,這是家政大姐帶給她的驚喜。

        攝影:丁沁
        ??
        這樣的驚喜還有,當譚啟容和羅雪芳在雙人舞中,像磁石一樣相擁在一起,廖書藝發覺自己根本不用告訴她們,應當用什么節奏來演繹,因為那些情感總是“準確”的。
        她教給她們一些最簡單的動作,讓她們去覺察身體。抬起手臂,再放下,如此反復,她們由此聯想到顛鍋時的經驗——她們有自己對于動作的理解。慢慢地,這部作品里,形成了許多看起來是“寫實”的部分。
        比如系上圍裙,再抖動,如同即將開始勞作。而解下紅色圍裙之后,將之化作毛筆,身體變成洗衣機、彩綢、風扇……總之,像極了將勞動場景搬上舞臺。雖然構設這部作品時,并沒有如此嚴格的對應。

        廖書藝認為,“這個作品好像真的把她們的生活卷進去了,有點分不清楚到底是在表演,還是在生活?!?/span>

        攝影:李潤筠

        4月8日,北京天橋劇場,燈光暗去,在鳥鳴聲中,家政女工陸續走上舞臺。在牛會玲的記憶中,演出前一周的最后一次排練,大家仍舊會哭得“稀里嘩啦”,情感太濃烈了,她們擔憂是否能完整演完。

        作為五幕劇,每一幕的內容,想要討論的主題不一,但都關乎身體。當家政女工的身體,被城市生活切分,她們作為女性、勞工、妻子、母親,身份時刻變換。

        開篇故事,來自家政女工高冬梅的經歷。2015年,她從山西到了北京,剛上戶,在雇主家的客廳里,雇主和她說話,她沒有回應,而是愣在原地。她的普通話不好,過去在家鄉,唯一能聽到普通話的機會,是在電視機里——她以為是電視機在說話,這是普通話第一次闖入她的空間。

        語言差異背后,也是身份的鴻溝。身體就這樣被分為幾個:生理的,工作的,家鄉的……
        在被家政工們叫做“拉重物”的一幕,紅色衣服道具,變成了各種象征。在舞臺上,她們想象自己如何拖拽生活的重量前行。她們逐個高喊,讓這些重量化作:一袋大米,一桶油,50斤面粉,一袋白菜,一袋土豆,50斤豬肉,一箱蘋果,一車磚頭,一家人。
        拉不動怎么辦呢?那就分做好幾趟?!暗谝惶?、第二趟”,一位家政女工忽然高聲唱起歌來。然后,她們提起這重量,再放下,再提起,再放下,一遍一遍重復,直到最后,狠狠把這重量拋出去。
        好多人都在“拋”的過程中感到快意,因為真實的生活里,只能馱負、拖拽、隱忍。
        這是宋廷會覺得最痛快的章節,廖書藝告訴她,“可以用不同的節奏、方式去拿起、放下這些‘重物’,輕或重,看看帶給你什么樣的感受?!?/span>

        宋廷會想象,“第一次拋出去的時候,要輕輕地,就像一個人剛剛來到這個世界,父母就是這樣呵護我們,生怕我們受一點點傷害。但是人生會碰見不同的事情,有時我們也要狠狠地拋回去?!?/span>

        時隔3個月,家政工們一起觀看舞臺表演?
        謝幕時分,17位家政女工,被響亮地念出名字。
        舞臺具備魔力,它指示了超出生活的一種可能,此刻不委身于廚房,灶臺,抹布,消毒劑,照料孩子,護理老人。身體也是值得驕傲的,雖然它必須時刻為生活忙碌,但勞動者的身體光輝,同樣屬于舞臺。

        時隔幾個月,在望京的地下室里,我們和一群家政女工,一起觀看了記錄整場舞臺的視頻。很多人是第一次看到自己在舞臺上的表演,仍舊會為一些片段心情激越,感受持久余味。

        第一屆“百手撐家”家政工藝術節影像作品
        梅若想用藝術去喚醒一些東西,這是她做藝術節的初衷。2017年,家政女工們開始有了第一屆“百手撐家”藝術節。顧名思義,生計全靠一雙手,卻可以支撐家庭。
        第一屆藝術節以紀實影像為主,覆蓋北京、濟南、西安、上海、廣州,她們邀約了5個攝影師,跟蹤拍攝100個家政女工的故事,用了一年多的時間,集結成一本畫冊,也在北京798的一個畫廊公開展映。

        家政工姐妹們用紅色衣物疊出的"七手八腳"女性形象,由家政工李文麗繪成圖樣,張東紅用口紅寫出“分·身”,牛會玲手寫文字,最終由舞美設計揭小鳳設計成藝術節海報

        ????
        后來,藝術節的主題,則關于音樂與詩歌。家政女工集體創作了一張專輯《生命相遇》,包含10首原創作品,收錄了范雨素寫的歌詞。
        其中一首同名歌曲,也是許多大姐最喜愛的一首,歌詞幾乎是一人一句合力寫成。宋廷會寫了開頭,她說:“整個人生就是稀里糊涂的,稀里糊涂中也有快樂”,還有她最滿意的最后一句,“人生如水,終在大海匯聚”。

        走出“鴻雁”地下室,需要經過一道暗而窄的樓梯??????
        梅若記得,那年在錄制現場,一個叫王青春的家政女工。她性格溫柔,卻始終唱不上去高音。梅若是做社會工作的,想探究青春失去高音的過程。
        于是發現,青春原來是家里的第二個孩子。從小她不愛講話,看見人都只有笑容,沒有笑聲,是“家里頭最不被看見的老二”。
        從事家政工作后,她盡力在雇主家“隱身”,日常不太需要說話,只是默默做事,每天最常說的話是“好的”。
        梅若唏噓,或許很多人在經歷了一生之后,竟不覺得自己有過“高音”。越底層的女性,從出生那一天開始,就被認定人生應該如何度過。
        在某種意義上,“鴻雁”在做的事情,是幫她們找回“高音”。舞蹈,唱歌,寫作……年輕時沒有機會實現的夢想,忽然接續上了。最重要的是,可以袒露自己。
        梅若是80后,她覺得自己和這些家政大姐,其實是同齡人。在家政市場,40到50歲,是最值價的年紀,因為體力最好。50歲往上,住家阿姨的工作已經不太好找。60歲的人在做什么?——在做環衛工,保潔。
        流動時代底下,一個城市給人營生,也應當托舉她們。很多家政大姐提到“家園”。
        牛會玲不再覺得自己是漂泊沒家的人,每次見到姐妹們,她都要用力地擁抱。她喜歡朗誦,《分·身》的制作人顏維旭就送她一本女詩人的詩集,她每天都在社交媒體上發表作品。忙碌的時候,她會一口氣念十幾首,攢著慢慢發表。
        宋廷會覺得“鴻雁”像是一個精神寄托,讓人感到溫馨的大家庭。這幾年,她也在這里學習環保理念,健康飲食和垃圾分類。而過去,休息的時候,她無處可去,只能游蕩在商場和公園。她也寫詩,雖然有些羞澀于發表。

        詩句就來自生活,一天,她發現員工宿舍床位上的三束光線:

        我的墻上有三處光
        透過床斜上角的三處光線
        照在白的墻壁上
        小的是黑的第一束光
        中間的不要太在乎別人的看法
        右邊最寬是人生最亮,美好的生活
        光亮不僅照亮自己

        還要用光去照亮別人

        部分素材提供:北京鴻雁社工服務中心



        -->

        免責聲明:本網站內容分原創和轉載兩部分,轉載內容均注明出處,轉載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贊成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真實性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聯系我們處理http://www.yinshengdz.com。

        综合久久久久综合网站_免费在线观看流畅AV网址_2020亚洲精品无码_97久久久久久久极品

        <var id="wmatd"></var>
      1. <font id="wmatd"></font>